第08版:东园 上一版
孙武之憾
愿景
人生如攻坚,我命由我不由天
替你们永生
下一篇4 2020年07月31日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东风读史管见(之十二)
孙武之憾

作者:
 

    一部兵书、一个斩美人的故事、一句“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的评语,让后世人们对孙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这为数不多的信息,也难免有些遗憾。

    司马迁在《孙子吴起列传》中过于简单的叙述,使孙武及其兵法仿佛成了神来之物,曾让后人产生过不少怀疑,就连专门记述春秋历史的《左传》竟连孙武的姓名都没有提到。直到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同时出土了《孙子兵法》《孙膑兵法》,这才澄清了千古悬案。因此,《孙子兵法》被世界公认为现存最古老的军事理论著作,誉为“兵经”“兵学鼻祖”。

    中国古代军事思想萌芽于夏商,初育于西周,成熟于春秋。孙武活动于春秋和战国交接时期,那个承前启后的时代。孙武不是身经百战之人,明确记载他的军事实践活动是公元前506年的吴、楚柏举之战。

    孙武的一生,可以伍子胥被杀为转折,划分为两个时期。前期的孙武,对吴国可谓是尽心尽力,自幼受到将门家庭熏陶的他聪慧睿智、勤奋好学,成年后被伍子胥引荐给吴王阖闾,与伍子胥共同辅佐吴王经军治国,制定了“以破楚为首务,继而南服越国,而后进图中原的争霸方略”。他并不是一介武夫,而是一个谋略家。他虽为一个大将军,然而他并不是崇尚武力来求得自己的功成名就,他警告国君不能够因愤怒而兴兵,将帅不可因恼火而交战,一定要瞻前顾后,以国家利益为尺度作出决策。后期的孙武,看到成就霸业的夫差早已抛开了自己的为君准则,变得日益昏庸,沉迷酒色,弃国家安宁于不顾,不再励精图治,重用奸臣伯嚭,终于被卧薪尝胆的勾践用美人计迷惑得不可自拔,逼死伍子胥并不予以安葬后,心灰意冷,选择归隐山林,从此销声匿迹,留给后人的是价值连城的兵家瑰宝。

    然而,对于孙武的归隐,还有一种说法:公元前506年冬,吴国军队攻占楚国郢都,楚昭王出逃,战争取得了胜利。吴王达到了破楚入郢的目的,伍子胥实现了“覆楚”报仇的愿望,吴国君臣为这次胜利所陶醉,以至于到了疯狂的地步。后来就发生了《吴越春秋·阖闾内传》载:伍子胥以不得昭王,乃掘平王之墓,出其尸体,鞭之三百;《谷梁传》说:君居其君之寝而妻其君之妻,大夫居其大夫之寝而妻其大夫之妻的史称“吴人乱宫”事件后,孙武不久就毅然决然地急流勇退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政治主张和战争观念同现实的情况发生了严重的矛盾,是继续与他们同流合污,还是飘然归隐?孙武选择了后者,不再去撞夫差的南墙。也许这是孙武人生中的最大憾事。

    但是,孙武理智的选择却也留给了我们后人一个深刻的启示:当你的事业遇到壁垒时,不妨转身调个方向,不用一味纠结于此,思维一换,也许心境更好;思路一变,也许柳暗花明,另一份更有意义的事业正向你招手。

    其实,孙武原本不姓孙,他是陈国公子陈完的后裔,古代陈、田同音,陈完又称田完。据考证,田完的四世孙田无宇有两个儿子,一个名田常,一个名田书。公元前541年田书伐莒(今山东莒县)有功,齐景公赐姓为孙,封食邑于乐安(今山东惠民县)。这样,田书又称孙书。孙书之子是孙冯,孙冯之子便是孙武。齐国在景公执政时,发生了田、鲍、栾、高四姓大族争权夺利的斗争,孙武及其家人为了避乱,离开齐国,去到南方新兴的吴国。当时的吴国占据着今江苏中部、南部一带。孙武大约就在都城姑苏(今江苏苏州)近郊过着一种半自耕农式的隐居生活。孙武的生卒年月已不可考,大致与孔子(公元前552年—前479年)同时。

    孙武留下的《孙子兵法》,其光辉的军事思想,特别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追求,深深地影响一代又一代的风云人物。政治家在“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中寻求治国之略;军事家在“不战而屈人之兵”中思索强兵之道;谋略家在“兵者,诡道也”中寻觅胜战之法;哲学家在虚实刚柔中探索事物变化之术;商家则从“以正合,以奇胜”中探寻经营之路。

 
下一篇4  
 
   
   
   

南方工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