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蛙

来源: 南方工报     2022年08月05日        版次: 08     作者: 梁惠娣

    夏天的夜,下过一场雨,惊起一池蛙鸣。蛙鸣声声处,惹起我内心深深浅浅的乡愁。

    小时候,村庄里的水田里、小溪旁、田埂边……仿佛处处都住着青蛙小精灵。夏日雨后清凉的夜,它们总是扯着喉咙唱起欢快的歌,摇醒我的清梦。我躺在床上,竖起耳朵,安静地聆听。它们时而像歌者,激情澎湃地大合唱,掀起整齐划一的蛙声一片;时而像鼓手,捣起富有节奏的鼓点;时而像情侣,错落有致一咕一呱地说着情话。那悦耳动听的蛙鸣,给我的童年时光增添了一抹亮丽的色彩,带来许多的快乐。

    后来我离开家乡,到远方求学。读大学时,学院毗邻郊区,不远处有一处水塘。每次下雨后,水塘里便响起几声蛙鸣,稀稀落落,那声声蛙鸣就像父母的呼唤,扣动我的心弦,惹起我思乡的愁绪。于是下雨的时候,我常常坐在窗边,一边吹着雨后清凉的夜风、听着蛙鸣,一边翻卷读诗词。目光徜徉的诗行中,响起一阵蛙鸣。我在现实与诗词融合的世界里沉溺。描写蛙鸣的诗词中,最经典的莫过于南宋词人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你看,明月清风、疏星稀雨、鹊惊蝉鸣、稻花飘香、蛙声一片,夏夜的山村风光,优美如画。

    工作后,有一年,我被派往某偏远地区做扶贫工作,我住的民居背山面水,推开门便是一条蜿蜒的河流与一片稻田。夏天的雨夜,蛙鸣如约而至,我躺在床上,聆听涌入屋内的蛙鸣鼓唱,它们仿佛是我的知己好友,与我倾心交谈,伴我度过悠长孤寂的夜。恍然间,我感觉像是躺在童年的木床上,那熟悉的蛙鸣声萦绕在我的身旁,而当我醒来睁开眼,就能见到我的亲人的笑脸。

    如今,我在远离故乡的沿海城市工作、生活。繁华的城市中没有蛙鸣,有的只是工业化的喧嚣。我在城市高楼上的夜晚常常失眠。当我在小区花园中散步时,便常常异想天开地想,到乡下捉几只青蛙来,让它们在小区花园的人工湖中“安居乐业”。能常常听到它们熟悉动听的欢唱,也不失为治疗失眠的一个良方。此法效仿自唐代诗人韩愈。当年韩愈在家自做盆池,引得青蛙入户,他倒挺高兴:“老翁真个似童儿,汲水埋盆作小池。一夜青蛙鸣到晓,恰如方口钓鱼时。”

    听蛙,在一声声深情的蛙鸣中,默默地思念我的故乡,怀恋我远去的童年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