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工业系统海外员工“心”事报告出炉

        ■全媒体记者 王艳

        ▲徐小兵(左二)和同事在海外项目工地上 受访者供图

        徐小兵今年36岁,大学毕业后在中建八局华南公司工作至今已有15年,其中海外项目的工作经历就有10年。2013年8月,徐小兵受公司委派到马来西亚工作。“一开始,没有工作签证、没有固定办公地点、饮食不习惯……这些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最难的就是近两年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航班经常熔断,我们回国探亲难。”在电话里,徐小兵苦笑着告诉记者,他上一次回国探亲已是两年前。“一张回国机票就要14万元人民币,下飞机在酒店隔离了21天,在家里仅仅呆了9天。”

        记者了解到,如何回国是像徐小兵一样在海外工作员工要面对的最大难题。近日,广东省工业工会开展专项调研,对海外员工思想动态进行摸底调查。调研显示,由于回国困难,担忧职业发展、身心健康、生活质量等,海外员工期盼舒缓职业压力,化解职业倦怠。工会将推动健全海外员工人文关怀心理疏导机制,为他们进一步提供精细化服务。

        现状

        海外员工有“四担忧、四期盼”

        “海外员工告别亲人,远离家乡,面对陌生的环境,从事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面临着更多压力和挑战。”张远程今年34岁,2010年6月入职中建四局。2015年2月,他刚刚组建小家庭仅半个月,就收到微信朋友圈的一条“海外召集令”,踏上了到柬埔寨工作的征途。初来乍到,面临很多难题,如中方内部员工之间,中方员工与外方员工之间的沟通等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就容易内耗过多,工作效率下降。工作和生活的困难都可以克服解决,张远程最担忧的是回国难,家里孩子还小,长期离家不利于家庭和谐和子女教育。

        调研显示,全省工业系统海外员工平均年龄为38岁,男女比例为30:1,本科及以上学历占总人数的50%左右。海外员工队伍呈现出年轻化、男性占比高、已婚人员占比高、工作强度大、首次参与海外建设人数高等特点。

        “受全球疫情影响,有海外员工已超12个月未回国休假,还有员工通过第三方途径购买高价票回国。回国和休假难度和成本加大。”省工业工会主席傅培德告诉记者,海外员工的思想动态呈现“四担忧、四期盼”,涵盖职业发展、生活保障、社交需求、心理健康、家庭关爱等多个方面。具体表现为:长期不在国内无法有效参与各类学习培训,担忧职业通道上升受阻,期盼政策倾斜;海外语言、文化及宗教信仰差异大,担忧身心健康,期盼心理疏导;海外看病就医难,担忧生活质量,期盼条件改善;长期离家,担忧回国困难,期盼畅通渠道。

        企业

        积极构建升级版安全健康保障体系

        记者了解到,全省工业系统各企业注重抓好海外员工思想政治建设工作,积极构建海外员工升级版安全健康保障体系,做好海外员工及家属的关爱慰问工作。

        在中铁隧道局集团有限公司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沙尔贡煤矿项目部同事的心目中,党支部副书记庞敏枝就是“知心好大姐”。身为该项目部唯一女同志,她定期走进宿舍和员工们唠家常、谈心。她克服语言文化障碍,牵头组织了新春登山活动、拔河比赛、烧烤、趣味运动会、中秋联欢会、周末影院、足球比赛等活动,激发同事们的激情活力。她将每一位同事的生日都记在备忘录里,为他们举办生日会,让大家感受到“家”一样的关怀和温暖。每逢当地重大节日,她还给属地员工送祝福。大家感动之余,纷纷向她竖起大拇指,并称赞:“中国大姐真好!”

        中建五局华南公司工会通过领导联点、视频连线、微信组群、上门拜访等方式,实现104名海外员工及家属慰问全覆盖。工会还将海外员工生命、安全、健康保障体系全面升级,引入线上央企远程医疗平台开展医疗问诊,将常驻海外员工纳入国际SOS紧急救援保障体系。

        中建四局工会为海外员工发放“疫情补贴”、为境外项目开设“网上诊疗室”、为海外员工增配“海外疫情防控”直播课程、解决急需药品问题,还牵头中建系统在柬埔寨设立的各家单位,依托外派医护人员建立的健康工作站,持续通过上门服务和坐诊形式开展工作,为集团在柬埔寨工作的员工提供共享医疗服务。

        中建科工集团巴新公司积极对接中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大使馆,打通“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中国香港(隔离7天)—深圳”的回国休假通道,有序安排员工回国。

        工会

        多措并举 提高海外员工工作生活质量

        “省工业工会将积极推动全省工业系统抓好海外员工思想政治建设工作,建立健全海外员工人文关怀心理疏导机制。”傅培德表示,省工业工会将积极推动全省工业系统树立海外人才重点培养使用的选人用人导向,加大人力资源管理政策向海外员工的倾斜力度,在考核评比、职级提升、评先推优、薪酬待遇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

        在提升海外员工的业务能力和技能水平方面,用好“互联网+培训”手段。将健全海外员工人文关怀心理疏导机制,紧密追踪海外项目人员思想动态,提前做好应对预案。

        在创新工作方式方面,结合海外实际多举办文化、体育、线上联谊、心理咨询等娱乐活动,通过QQ群、微信群等建立企业、海外员工、家属间的联系机制,加强企业与员工、员工与家属以及员工与员工之间的思想沟通与人际交流。

        此外,通过建立家属关怀机制,多方联动共同提高海外员工生活质量,保证每位海外员工及家属能够实现视频问诊服务,切实解决海外员工就医难问题。精准发力攻坚海外员工“回国难”问题,建立国内外员工定期轮岗交流机制,畅通员工双向流动渠道,让员工“走得出去”也能“回得来”。

        据了解,下一步,省工业工会将发挥好桥梁纽带作用,推动在海外防疫药品和物资保障方面给予海外项目更大力度的援助,对急需回国的海外员工加强联络和指导;推动解决海外员工就医难问题,发挥好济困帮扶作用,督促工业系统各基层工会为海外员工在职业发展、薪酬福利、家属安置帮扶等方面争取有利政策;推动进一步加强阵地建设,助推工会职能向海外延伸、关怀向海外延伸、帮扶向海外延伸。

        专家建议

        延伸工会服务范围

        “需要企业、工会、政府三方共同努力,让海外员工在国外也能感受到祖国的守候、工会的温暖、企业的关照。”广东南华工商职业学院劳动关系与工会理论研究院研究员罗俊池表示,“企业要当好海外员工放心的管理员。海外员工为企业的发展付出了很多,企业需要将这些付出变成对海外员工的激励和关照。基于目前国外情况,制定更加优化的海外派驻机制,通过轮岗、交流、确定年限等方式,平衡职工个人状态和派驻海外需求,让更多员工得到海外派驻的机会。”

        工会如何当好海外员工的“娘家人”?罗俊池建议,做好海外员工家属的服务工作,可以建立本地化的工会服务站点,将工会服务的实体化组织建设到海外去,延伸工会的服务范围。

        “此外,对政府来说,要当好海外员工坚实的后盾,为海外员工的派驻、回家提供更精准的服务。”罗俊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