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班摔伤次日就医 工伤认定一波三折

    ■老胡当天打卡下班时脸部监控    受访者供图

    工报劳动维权“码上行”,如果你在广东遇到劳资纠纷,可扫码报料

      

        本报讯 (全媒体记者许接英 通讯员谭英万)老胡是一名来自湖南的农民工。去年,老胡在打工的东莞工厂上夜班时不慎摔伤。但人社局却以无证据证实老胡是在工作中发生事故受伤为由,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经过行政诉讼,老胡最终赢得了官司,并在近日被认定工伤。

        现年53岁的老胡于2008年5月起进入东莞塘厦镇的某五金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任职压铸工。2021年4月7日,老胡上晚班,工作时间为20时至次日8时。老胡称,次日(2021年4月8日)4时40分左右,正在上班的他因脚滑不慎摔倒,导致头部及腰部受伤。由于当时受伤部位不觉疼痛,他继续工作至早上八点半下班。休息了一天后,老胡感觉不适,遂于9日早上回工厂请假。此后,他被送到医院住院就诊。

        老胡妻子宋女士称,丈夫就诊后被诊断为头部额骨及顶骨骨折,脑内出血,4月10日被转院至松山湖东华医院。“人当时处于昏迷状态,情况十分危险。”

        2021年4月14日,宋女士就老胡受伤一事向东莞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东莞人社局同日受理后,要求公司提交证据材料,并对压铸部车间当天同时在岗在几名同事制作了询问笔录。同上夜班的同事表示未当场见老胡发生事故;而该公司出具的考勤打卡人脸识别系统显示,老胡在8日8时35分打卡下班时,其脸部、额部并无受伤痕迹,但在9日7时44分回公司请假打卡时,其脸部、额部却有明显受伤痕迹。

        “无证据证实申请人是在工作中发生事故受伤。”同年6月8日,东莞市人社局以此为由,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老胡不服,向东莞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东莞市人民政府维持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此后,老胡向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将东莞市人社局、东莞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2021年11月,法院对此案开庭审理。

        庭审中,双方进行了辩论。东莞市人社局仍然主张从其同事的证言以及2021年4月8日和4月9日的打卡照片可以排除老胡于4月8日上班期间受伤的事实。老胡则指出人社局调查不清;且公司提交的考勤打卡三段视频,每段视频均只有几秒钟,都是远景,无法看清自己脸部情况,要求公司提供更详细的相关视频。

        “我当天下班离开公司时衣服背面摔破了,厂门口的监控视频是可以看出来的。”老胡说。

        法院审理后认为,4月7日晚上,压铸组有4人上夜班,东莞市人社局对其中的组长和另一名压铸工制作了询问笔录。虽然两人表示未见老胡发生事故,但鉴于上夜班时一人管理多台机器,机器之间存在一定的距离,因此仅凭两人的证言不足以否定老胡关于其在操作17号机器时受伤的主张。从打卡照片来看,照片并不清晰,且4月8日的照片中老胡的头发遮住了额头,而4月9日的照片中老胡头发梳向一边,额头露出,前后两天的照片中老胡眼眶周围均有黑色阴影,只是4月9日的照片中眼部肿胀更为明显。因此,从前后两天照片的对比来看,并不能因此得出老胡在4月8日早晨下班时并未受伤的结论。

        综上,法院认为,东莞市人社局认为无证据证实老胡是在工作中发生事故受伤,继而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证据不足,予以撤销,东莞市人社局应对原告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进行调查处理;东莞市政府复议维持案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一并予以撤销。

        宣判后,东莞市人社局再次受理了老胡的工伤认定申请,并于今年6月27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老胡受的事故伤害为工伤。记者了解到,目前老胡已经申请劳动能力鉴定,希望尽早拿到鉴定结论,及时申领到工伤待遇。

  • 关于失业保险金不可不知的几个问题

        Q:申领失业保险金会影响将来的就业吗?

        A:首先应当明确的是,领取失业保险金对以后找工作是没有任何影响的。失业保险金是单位和个人履行缴纳失业保险费义务后劳动者失业时享受的一项保障生活的基本权利。在个人事业发展困难时期,向失业保险经办机构申领失业保险待遇,既是行使正当权利,也是一种自我救助方式,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并且,根据相关规定,失业保险经办机构不得要求失业人员转移档案、不得将失业人员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情况记入职工档案。

        Q:因违反疫情防控政策被解除劳动合同,能否享受失业保险金?

        A:按规定,所在单位和本人参加失业保险满1年、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的失业人员,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这里的“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包括被用人单位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的失业人员。

        Q:领取失业保险金有附加条件吗?

        A:失业保险金是个人履行缴费义务后应该得到的一项权益。按规定,所在单位和本人参加失业保险满1年、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的失业人员,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除上述条件外,领取失业保险金没有其他附加条件。近年来,国家大力推进失业保险金“畅通领、安全办”,取消了证明材料、60日申领期限、捆绑条件和附加义务,失业人员仅凭身份证或社保卡即可申领失业保险待遇。失业保险经办机构不得要求失业人员先行参加培训,也不得要求提供失业证明等。

        Q:领取失业保险金的同时又打零工,待遇会不会停发?

        A:社会保险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失业人员在领取失业保险金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停止领取失业保险金,并同时停止享受其他失业保险待遇:(一)重新就业的;(二)应征服兵役的;(三)移居境外的;(四)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五)无正当理由,拒不接受当地人民政府指定部门或者机构介绍的适当工作或者提供的培训的。”根据上述规定,失业人员重新就业的,停止发放失业保险金。在打零工期间,只要没有新的用人单位为你参加社会保险,就不属于条例中的“重新就业”,可以继续领取失业保险金,同时,也可以继续打零工。

        Q:自由职业者以个人身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能否享受失业保险待遇?

        A:按规定,所在单位和本人参加失业保险满1年、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的失业人员,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关于进一步畅通失业保险待遇申领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以个人身份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失业人员,符合申领失业保险金、失业补助金条件的,经办机构应予以发放”。因此,如果你离职时满足参保1年以上、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两个条件,即使你目前以个人身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一样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

        (钟保)

  • 未签字的劳动合同,微信发送算不算订立?

    【案情简介】

        吴女士于2019年6月3日入职某建筑公司,担任项目负责人。入职初期,吴女士向公司表达过订立劳动合同的意愿,因公司成立不久且无劳动合同版本,吴女士还自行拟定劳动合同并通过微信形式发给公司领导参考,公司并未对此作出任何回复。

        2020年3月,吴女士因个人原因辞职,后提起仲裁申请,以双方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为由,要求建筑公司支付二倍工资差额。

        建筑公司辩称,吴女士已将劳动合同通过微信形式发给公司,虽双方未签字盖章,但实际是按该劳动合同履行权利义务的,且发微信属于签订劳动合同的一种方式;吴女士作为项目负责人,有取得公章的便利,有条件在劳动合同上加盖公章及签字。因此,公司认为双方已订立劳动合同,不应支付二倍工资差额。

        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支持了吴女士的仲裁请求。

        

    【案例评析】

        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在本案中,吴女士虽然已将未签字劳动合同的电子版通过微信形式发给建筑公司,但吴女士系为公司提供劳动合同样式参考,建筑公司未在该劳动合同上签字或盖章,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认可全部内容或授权由吴女士自行加盖公章,故不能认定双方已订立劳动合同。虽然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不影响双方建立劳动关系,但根据《劳动合同法》的强制性规定,建筑公司仍须承担支付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二倍工资的责任。(杨妍颖)